強權環境下的靈性價值(二)

 

2017年5月11日 分享者:曾智明傳道

引言:

在上一篇分享中,提到但以理在面對「極權」對其信仰的核心價值所發出的挑戰時,他本人是如何堅守其價值取向,但同時也以智慧去導引掌權者走出「極權」的模式,成為「強權」環境下的一線曙光。

而到了第二章,但以理所身處的環境並沒有太大的改變,但挑戰反倒比第一章更大,而他與同伴們仍以美好的靈性,對抗著越來越嚴峻的「極權」勢力。

 

  1. 但二1-13(專橫無理的「極權」)

首先,在二1-13,經文呈現了一種王與官員之間的張力,這張力透過不斷重覆的描述表達出來;如王兩次表明他已忘記了夢的內容而要求官員解夢(節5、8),但官員仍兩次抖膽重複要求王告知他們(節4、7),反映雙方都很迫切地想處理這事。另外,王與官員之間似乎是存在著很深的猜疑與不忿的;就如王認為官員是以謊言拖延時間(節9),而官員則暗示王的要求是非合理性的,是強人所難的(節10-11)。

在這段落中,我們進一步看到王這「極權」所展現出的專橫無理。而且諷刺的是,他似乎是很公正公平的,因他提出能解夢者可得獎賞,反之就會被殺及失財產。但當事情越來越顯得是不能解決,甚至是非人能解決時 (節10-11),這沒有可能完成的任務就更反映出「極權」那似是而非的非合理性。「極權」從不與人協商,作為下屬的只能順從受命。

 

  1. 但二14-23(但以理如何面對「極權」的威脅)

在這段落中,經文一開始就描述但以理是以「婉言」去回應一位殺氣騰騰的護衛長,而「婉言」所表示的是一種謹慎周全,或是說話間的洞察能力。這種描述不單重複著章一中但以理的智慧表現,而且也對比著官員與王之間「不可協商」的溝通情況。[1]

在經文中,但以理除了以「婉言」暫時改變了時勢外(對比節9),他也作了兩件與他屬靈生命有關的事:

一) 與同伴商討並請求一同尋求神:首先,這是第二次提到但以理與他的同伴的關係;章一沒有提到與同伴商量,而章二則開始描述他們如何一同把事交托神。其次,但以理除了請求同伴一同祈求有關這奧祕及得以被拯救外,他們也為所有受「極權」威脅的生命祈求憐憫。無論如何,作者一方面有意突顯但以理本身對神的依靠,另一方面也指出他與同伴們如何共同面對「強權」,而且更逐步帶出這幾位同伴的靈性價值所在(章三)。

二) 高舉神的智慧及能力,知道自己被安排作一重要角色:但以理與同伴們祈求的重點,本是希望能認知這奧祕的事,並免於這死亡的威脅(節18)。當他們經歷神的回應後(只有一節),但以理卻把祈禱的重點轉變為讚嘆神的智慧與能力(以ABBA方式表達),並感謝神賜其智慧與能力,使他能在王前擔當一個重要角色。祈禱能使人有更廣闊的眼光,但以理從解決問題及擔憂安危的向度,藉經驗神回應的內容、並透過省察上帝的智慧與能力,從而能在讚美感恩中發現新的可能性。

在極權的威脅中,但以理表現出個人靈巧的智慧、與同伴的同心協力、並在禱告中經驗真正的掌權者是誰及他自己又是誰,這令他更能與「極權」周旋到底。

 

  1. 但二24-45(在「極權」以上的真正掌控者)

到了節24-30,但以理仍延續其謹慎周全的智者表現,在向王陳明夢的內容之前,他先刻意向王表明了四個重點:一是強調這是無人能作的事(節27)。二是強調只有神能作這種事(節28對照節11)。三是突顯王這「極權」能得從神而來的異象那種尊貴(節28)。最後,他弱化了自己所表現的能力(節30),只強調本意與目的。這四個前設是非常重要的,因在這事中,無論是誰能解得這夢,都免不了將「連夢都忘記的王」與「能在不知夢是甚麼而能解夢的人」之間作比較,功高蓋主是必然的後果。故但以理必須先向王釐清不同角色的位置,並藉強化或弱化這些角色,把焦點放回「極權」與「神權」的比較上。

基本上,二31-45是節19上半節的延伸。夢的內容主要是描述國度的改變,雖然王被高舉(作為金頭),但背後更重要的意義是天上的神的國度,那才是終極且不被動搖的。有些解經家認為,經文中較為強調金頭,因那是當時的序事時代。而往後又較強調半鐵半泥,則可能因那是作者正身處的年代(希臘?羅馬?)。無論如何,對於序事時代或作者時代的意義也是一樣,就是人在「極權」的威脅中,「神權」是人終極盼望。這不是消極或無奈的說法,而是對於一個真正擁抱靈性價值的人,他應知道自己能做或不能做的(章一)、應該或不應該做的(章一)、甚或神加智慧與能力而推動他要做的是甚麼(章二)。但在人力以後,耐心等候仰望「神權」就顯得更加重要,這也是為何羅馬書八24明言「得救是在乎所不見之盼望」的了。

 

  1. 但二46-49(地上「極權」被改變)

二46-49與一17-21一樣,是一個戲劇性的結束,而章二的結束是要描述「極權」如何被「神權」所改變。這個描述可以有兩重意義;首先,對作者時代的讀者而言,夢的內容讓他們認識到過去的歷史全都在神的掌控中,故現在也必然如此,由此而重建信心與盼望。而另一重意義在於序事中不同的人物角色,相反地,夢中所列的國度發展並不是重點,反而是那認知與解夢的能力,與及夢所展示的「改變」如何即時及奇妙地應驗在這「極權」的王上,甚至王明顯地俯伏跪拜這「神權」。雖然「極權」似乎是等同了「不可能」,但在更高的「神權」內絕對是沒有「不可能」的事的,這也是往後幾章的結束時所繼續表明的事情。

 

小結:

究竟我們所相信的是一位怎樣的神呢?在第二章中,經文多次提及神的特性;官員理解的神是「不與世人同居」(節11)、但以理與同伴理解的神是「天上的神」(節18-19)、但以理向王描述的是「只有一位在天上的神」(節28)。甚至但以理的祈禱更完全地表達這神是怎樣的(節20-23)。我們所建構的靈性價值,不是取決於我們作了甚麼有利靈性增益的事,其實是取決於我們如何看這位神;祂是掌控萬有的全能者,或只是我的一位家神?

弟兄姊妹,我們今日面對不同層面的權勢;可以是社會性的、生活性的、個人內在性的。但願我們一同學習:不向神說我所面對的權勢有多大,而是勇於向權勢顯示我的神有多大。



[1]請留意,節16中表達但以理去求王的情節,與節25所表達王對但以理似乎不甚認識的情況,兩者似乎有點矛盾。故或許節16只是護衛長把請求帶到王前,而不是但以理直接求王。情況或許類似章一時太監對他們的寬限一樣。

 

過往分享

下週事奉事奉時間表

2018年12月23日 (週日)

司事: 羅國華、周淑仁、曾駿禮 電腦: 郭琛兒 音響: 吳海輝

2018年12月22日 (週六)

司事: -- 電腦: -- 音響: --

參與青少年主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