強權環境下的靈性價值(一)

 

2017年2月25日 分享者:曾智明傳道

引言:

「權力使人腐化,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」,這是英國阿克頓爵士(John Dalberg Acton)於1887年所寫並被廣泛引用的名言。這名言直到今日仍然相當真實,無論是在政治、社會、甚至職場上,我們或多或少都體嘗這種因權力被絕對化而承受的壓迫。作為信徒不單需要學懂自處,作為一個屬基督的群體更需建立共同的靈性價值,以幫助我們面對這強權泛濫的環境。我希望能從但以理書一至六章,分六次向弟兄姊妹探討一下「強權環境下的靈性價值」。

 

  1. 但一1-2(神的主權vs王的權力)

首先,參列王記下二四1-6,這背景正描述有關節1的事件,它發生的主導權是在於神,這與節2的描述是完全吻合的。而且節2進一步強調神是事件的主導者,無論是「人」與「物」的遭遇都是在祂的安排下發生。其中更特別以「交在他手gave⋯⋯into his hand」這喻意的方式,表達出「被交者」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,因它所遇的一切都是被操控在另兩方的主導中(神及王)。當然,「被交者」之所以落得如此,是他因罪而喪失了本應擁有的位置或「接收權」。

其次,經文描述王不單被賦予「接收權」,而且他似乎能任意使用這「權」,將「物」放入自己的神的廟中。這行為反映出王完全主導著這些「物」(節2三次描述放置「物」的過程),甚至是連「人」也被王完全掌控(節3-7強調對「人」的控制)。

究竟是王任意玩弄神賦予的權力呢?或是神的賦權也包括這任意弄權呢?或許我們很難從經文中得知,但經文的表達是要帶出兩個意義;首先是要突顯「權力轉移的最終展現」,屬神的「物」被交予外邦王以至放在外邦神廟中,這種被「雙重管控」可顯示出,神已決心完全放棄了讓本是屬祂的國度(猶大國)去掌控這些屬祂的「物」。當然,這也進而突顯「神才是最終極的主權」,或許縱然屬神的「物」是身處於外邦神廟中,似乎屬神的「物」被外邦偶像所管制,但背後仍是有神的掌控(就如約櫃被擄的事件)。

靈性的價值:我們要關心發生在「人與物」上的事情,他/它們是如何被掌控及壓制。另外我們也要細察那真正掌控的神的工作,祂因何容許「權力」如此展現,神「賦權」背後的意思又是甚麼。自省與禱告有助我們察看到,公義與美善的神才是最終極的主權。

 

  1. 但一3-8(王的掌控vs被掌控的人)

如上述所言,經文於節2-7描述王如何對「物」與「人」的掌握;其中於節3-7,就描述到「被分配權(工作)」、「被選擇權(聰明俊美)」、「生活權(飲食)」、「身份權(改名字)」,全都是以王的準則而強力施行,而且最終決定權完全在於王。

另外,經文描述但以理與同伴對以上的掌控的反應,除了在膳食的問題上有所堅持外,其他似乎都予以接受。若我們細心想想,其實所有「被掌控」的事,都應該是必須堅持的;如為王作工可被視為「走狗」,被改名可被視為「背祖」,所有的「不堅持」都可被他人扣作話柄,成為極大指控,但為何他們卻只選擇堅持一件事呢?或許這就是他們的價值所在;為王工作雖然會被同胞視為「走狗」,但同時也背付一個獨特的使命,為保全民族(如以斯帖)及改變國家而參與建制(參章6),甚或成為神主權另一處的彰顯。另外,「被改名字」不是他們能控制的事情,他們只能不以此稱呼自己,但卻不能控制別人對他們以此作稱呼,所以事實上不必為此堅持。但有關「飲食」的問題卻與他們的信仰相關,猶太人的信仰表達是非常生活化的;他們的言行、衣著、飲食等都表達出一種信仰的獨特性及分別為聖。故此,但以理願為這價值而「立志make up his mind/purposed in his heart」,他藉一份內在動力去拒絕外來的壓迫之餘,還挑戰著當時對「王權」的絕對肯定。但以理與同伴們視「不被玷污」為相當重要的「屬靈價值」,也願為此表達強烈的「不順服」。

靈性的價值:在今日的社會環境中,無論我們所堅持或不堅持的是甚麼,我相信總會產生不同的聲音,但重要的是我們是按甚麼價值去分辨「順從或非順從」。而作為信徒,我們對事情的屬靈分辨力是相當重要的;如但以理「有信仰的使命接受改變/有胸襟順從無關痛癢的改變」,但同時也「有理據引證去堅持必須的原則」。

 

  1. 但一9-16(高官的放權vs協助放權的人)

在節3中,經文描述王對太監的吩附,其實是延續節1-2主權的轉移,而節9-16則是描述太監如何展現這被賦予的權力。但有趣的是,經文描述太監與王有著極度不同的表現,他似乎並未把權力「用盡」,這個外邦官員展現出對「權力」的另一種演譯方式(權力的運作是可商討的)。當然,這「權力未被用盡」是基於節9所描述的「神使⋯⋯蒙恩」,這也是作者多番強調那真正主權的掌控仍在於神。

另外,但以理的「立志」不是一種只有情感或意志的表述,若只是這樣,他只是把「不用王膳」的後果推給他人來承受。反之,但以理為自己「不被玷污」的堅持,提出另一個處理事情的向度(Alternative),使他的「立志」更具說服力及全面;首先他們以「素菜」代替「王膳」,兩者強烈的對比已突顯他們屬靈價值的取向(以平庸取代尊貴),足以使太監這建制擁抱者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其次是為這「不用王膳」制訂觀察期,也可給予太監有進度地調節「王令」,故此太監能從「懼怕王」轉移接納他們的意見,甚至因他們的「好好睇睇」,使太監自己的心也「安好」,最後決定「不隨王令」。但以理與同伴們的「靈性」,足以引導這建制中人走出「極權」的模式,成為強權環境下的一線曙光。

屬靈的價值:「放權」或「平權」是現今年青一代的價值所在之一,他們不甘價值被強權掌控、理想被剝奪、甚或公義被壓制,所以會為此而與政權抗爭。而作為信徒為真理而有所堅持也是理所當然的,但堅持的同時,我們需要盡「諸般的義(或效法神其他的屬性)」使「壓制者」轉化,令他們看出我們堅持的價值所在,甚至能感染他們,為權力的運用作出調節。

 

小結:但以理的「同伴」是實踐屬靈價值的動力。

經文中沒有真接描述同伴們的感受與意見,似乎只有但以理一人的表態。但有趣的是,經文卻不時用「他們」去表達眾人共同的價值及決定(節12-16),反映這群體內充滿著一份信任;一人可代表眾人的決定,縱然那決定與眾人的性命有關。一人可表達眾人的信心,或許也是但以理立志背後的支持點。

過往分享

下週事奉事奉時間表

2020年7月5日 (週日)

司事: 陳廣達、李宇忠 電腦: 曾嘉智 音響: 李詠強

2020年7月4日 (週六)

司事: 林敏聰 電腦: 藍浩權 音響: --